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
注册忘记密码

19户

热搜: 选美
查看: 163|回复: 0

为什么总是怀念过去?

[复制链接]

61

主题

61

帖子

318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8
发表于 2017-5-23 21:4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我一日日看明白了:成年的内容就是无聊,涂满千篇一律的慵懒之色。就像行走,就像爬山,还不曾走到一些些“风光旖旎”的境地,就停顿了。一个个像世故老人一样浑浑噩噩。每日里就为些柴米油盐、上有老下有小的包围忧心忡忡——悲哀呀!我的成年,悲哀呀!我的众多众多的同龄人们——麻将屋里是他们闲暇去处。一到晚上就四处打听哪里有歌舞团在哪村演出?"充满激情“的问询”有没有脱衣舞“?有时候实在无聊就随同六七十岁老人一样蹲在健身娱乐场消磨时光,或者晒太阳——我常常想,他们在等老吗?人的一生就这样定性了吗?   

     

  真的,我对成年生活充满了厌恶,还有深深的怀疑和鄙视。   

     

  常常,我的心情,我痛苦无聊的时候就想过去,想童年,想我曾经的青春岁月里快乐的人和事……   

     

  我曾经给我的网友承诺过,写一段故事。那段故事曾一度缠绵在我内心深处。而一度拖延,迟迟没有写出来。不是我卖关子,而是真的模糊了,一日日、一年年模糊了。我真的不容易把它完整的描绘出来。而不能真切地描述又是我极不情愿的事。当然了,这些故事对于别人,对于我已经走过的太多成年的日子来说,微小的几乎不值一提。可我知道,曾有好长时间,那些淹没在无尽止的无聊寂寞的日子里,它曾深深牵动着我,不把它涂抹出来总会是一种遗憾似地——那就试着写出来吧!   

     

  那是我不足二十岁的日子,我被投身在新郑烟厂一一个”保安队员“的身份。负责车间门岗保卫工作。现在想来,这个职业在当时,是令多少同龄人羡慕的职业。而烟厂又是多少人憧憬的,在我们那儿是效益顶顶拔尖工人待遇最好的龙头企业。只是,当时,我并没有很深很强烈的幸运感。就像一片云,飘过来了就飘过来。不晓得那是命运的一次转移或漂泊,更没有觉得当时所谓的“青春”是多么的珍爱,多么的令今[url=http://www.bflvye.com/bdfzl/bdfby/m/986.html]白癜风有什么治疗方法[/url]天的我怀念向往。   

     

  也许是命运,反正不知为什么,当我坐在车间”门岗“的时候,出出进进的工人那么多,我怎么就那么欣赏他——总是穿一件旧旧的军绿棉袄,一副吊儿郎当、不修边幅、无心无肺的模样。也许是和自己臭味相投。反正每次他经过我面前,我就会产生和他搭讪的冲动,而且总是心情很快活的样子。当然,他也不是傻子,慢慢看出我的心思。对我不再戒备,不再像其他的工人一样带点敬畏带点漠然的从我面前经过。   

     

  一来而去的,有点朋友的意思了。就想彼此随便聊聊——我说起了我的舅舅也在烟厂,在保卫科。我说出了我舅舅的名字,他一听就高兴了:哎呀,你舅舅和我爹是战友呀,(他总是说“爹”而不说“爸”)我们两家关系挺好。我一听,哈,这么巧——这就成了良好的开端。心距更近了,几乎从此就算是名正言顺的朋友。甚至彼此的名字都不曾弄清就成了无拘无束的好朋友了。我是从他胸前的工作证上看到“靳现军”。   

     

  当时那个车间是个新车间,有些设施正在安装,还没有出成品烟。所谓的监督查岗差不多就是个摆设,没有多么严肃的意味。因此我们有很多的说笑玩耍空间。下班后我们一块去洗澡,或者闲逛。事实上我是初来咋到,基本上都是他领着我转。当时的我无异于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地,看着厂区宽阔阴凉的大街,两边整齐粗茂的梧桐树。那么大气的职工食堂,澡堂理发店,还有工人俱乐部,里面有许多娱乐设施,台球案、乒乓球台什么的。遇到节日,各个车间还经常排演节目。厂子外边还有个更大更豪华的“新烟大厦”。那里边经常放映电影,或者年节里举行正式的文艺晚会。这些,对于当时的我,几乎艳羡的目瞪口呆。我曾一度羡慕这里的“正式工”,(我们保安队在这里是临时借用)我一度幻想自己可以堂而皇之的上台唱歌表演。我在学生时代就是地地道道的“歌痴”。   

     

  后来领我去他家里玩。他的家在烟厂南门口,很狭小,也就是在那里做做饭。不过我感觉虽然局促狭小却极温馨,我常常有事没事就溜过去。也许我是个简单的人,不会虚伪不懂世故,永远一副真真切切、傻乎乎的孩子模样。反正凭感觉,他的家庭成员不讨厌我,尤其是他的爸爸[url=http://www.bflvye.com/kfbl/611.html]白癜风早期嗜睡吗谁知道[/url]对我特别亲切和善。他爸爸是个不善言辞、很容易让人相处亲近的长辈。也可能和我舅舅是战友的缘故爱屋及乌吧。我记得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现军经常对我说:也不知咋回事,别人找我出去玩,我爹老不让去,可只要是你找我,他就喜喜欢欢的答应了,也不知我爹就那么待见(喜欢)你?我常常为这句话心里美滋滋的乐。   

     

  厂外约半里地远临街有个小套楼房。是他们家住的地方。我下班不想回家的时候也蹭住那儿。反正那时候我在他家里就是无拘无束、来去自由的常客。后来现军结婚就在那房子。(那是后来我去了调拨站以后的事,我因为忙,让我舅舅代我捎去一份礼物。)   

     

  随后不久我认识他的弟弟,应该是他还没有邀我去他家里的时候。那一次我们保安队员在“新烟大厦“门口查票。那些日子,每天都放映“妈妈再爱我一次”的电影,很火很轰动。突然有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央告我让一个没有买票的女孩进去。这个男孩看起来既狡猾又诚恳,最后软磨硬缠的我竟然迷迷瞪瞪让进去了。当我查票结束进入大厅开始看电影的时候,我无意中发现这个男孩就坐我后面的位置——当时我就觉得这决不是巧合。我想是狡黠的男孩要和我套近乎。果然,我们互看了一下,他先冲我笑了,然后问我:你是不是姓唐?我惊异了:你怎么知道?他接着又问:你是不是和我哥关系挺好?我说“你哥是谁”?他说“靳现军”。我“哦”了一下,原来你是他弟弟!他仿佛很得意的样子:我哥曾经描述过你的样子,我一猜就是你。   

     

  就这样,我突然喜欢上了这个机警可爱的孩子——“小孬”。以后的日子,他几乎就像影子似地粘着我。总是趁我空闲的时候千方百计的找我。有几次听我的室友说:今天有个小男孩找你两次。更多的时候是在电影院“相遇”。我知道他肯定在这里。可是那样一个阵容浩大、光线黑暗的厅里,想找个人无异于捉迷藏。我总是假装去厕所故意走在影布跟前光线很亮的地方。当我走进厕所一转身准会看到他——几乎每次都如此。那份我俩独享的默契常常让我甜醉。我总是哈哈大笑:你这家伙可真刁。他狡黠的“嘿嘿”一笑[url=http://www.bflvye.com/myfc/1039.html]白癜风的发病原因出现什么症状[/url]。他贴心贴意把我当哥。他总是说他很孤独,没有人和他玩。他总是把一只手装口袋一只手做事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,欢迎进入红袖投稿,希望以后注意:段首请空两格,已帮您排版好。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,多次修改,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。可自行百度“自动排版工具”,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。     期待佳作。(编辑留)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